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:3D打印软件-博科“零代码”颠覆软件业?

    来源: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

    上海一家普通咖啡馆,凌晨一点,上海博科董事长沈国康仍然激情飞扬地讲述着他的软件梦想——“零代码”。
    沈国康的产品叫“Yigo管理软件CAD平台”(下文简称Yigo平台),通过这个平台,企业只需要用图形描述自己的管理需求、业务流程及模块,就可自动打印出可执行的软件系统。
    沈国康说,这是软件生产方式上的创新,基于此将衍生出许多引起业内巨变的创新延伸,正如触控技术之于智能手机。
    迄今为止,软件生产方式发生过两次变革:第一阶段是个人生产的作坊式生产时代,比尔·盖茨最早就是个人软件生产者,DOS可视为作坊式生产。在中国,早期的“中文平台”、杀毒软件都是作坊式生产,那个时代产生过很多程序员英雄。
    东软董事局主席刘积仁曾将第二阶段概括为“软件工厂”,典型的模式为印度模式,动辄数万软件工程师,为微软、IBM、以及美国的金融、航空、物流、电信等行业写代码。
    而博科的“零代码”编程是个新生事物,它可以按照企业用户的需求让软件变得可生长。博科目前客户包括中石化、中石油、中海油、中航油、三一重工、中国银行等,去年营收约3.5亿元,预计2013年将实现5亿元收入。在软件业集体惨淡的大环境下,博科的增长算一个奇迹。
    中国工程院院士倪光南甚至这样评价:“这是软件行业的一次革命。”
    无代码3D打印软件
    沈国康打开电脑为记者讲解Yigo平台的工作原理: 通过Yigo平台,企业客户可以将其管理需求、管理逻辑描述出来,描述完全通过图形而非word文档;描述完成之后,将生成一套描述文件,被称为“蓝模文件”,完全是图形化的。如果发现管理流程有问题,或者业务模块缺失,可以即时修改。
    “蓝模文件”定型之后,Yigo平台对蓝模文件进行加载解析,生成最终的可执行管理软件系统,这一过程被称为“无代码3D打印软件”。
    沈国康做了一个比喻:Yigo平台就是一个翻译系统,把自然语言翻译成机器语言,与程序员的作用一样。“蓝模文件”用一张A4纸就能展示,修改十分快捷。
    传统的管理软件开发则是这样:先是咨询人员入驻企业,经过数月、一年、甚至更长时间的调研之后,写分析调研报告,一般厚达数百、数千页,甚至更长,一般企业很难完全消化。然后是软件部署、开发、测试、上线、实施。短则数月,长则数年。
    企业咨询、实施是一个以分钟为时间单位,价格高得出奇的服务。曾有厦门当地一位服装企业告诉本报记者,某跨国公司咨询师入驻企业一年,软件还没有立项开发,就已经耗去了100万元。
    “无代码”3D打印软件不仅彻底改变了由成百上千程序员写代码的“软件工厂”模式,而且可以快速重构。当公司业务升级、管理变革之际,企业IT系统随之需要升级,过去的做法是咨询团队入驻、设研分析、业务部署、软件开发、测试、实施、上线,中间部分环节尚需要多次反复。
    而Yigo平台生成一套软件的时间只需几秒钟,且高度灵活。因为随时可以推倒重来,快速重构,成本不及原来的十分之一,因为压缩了企业咨询、调研分析、软件开发、测试、实施等环节。不管公司业务如何变化,系统都能随需应变。沈国康将其总结为“软软件”,可以随时变化,而原来的软件是硬软件,变化成本很高。
    可生长的软件
    倪光南认为,Yigo平台适合“成长快、变化多、模式创新频繁”本土中国企业,解决了传统管理软件水土不服的问题。
    SAP、IBM等公司最早进入中国时,是将“西方企业的最佳实践”在中国的企业身上复制,结果经常产生“水土不服”的服务。业界曾经有句话很流行:上ERP找死,不上ERP等死,就是“西方企业的最佳实践”向中国本土企业移植过程中产生的尴尬。
    沈国康称其最大差别是“我的软件我做主”。企业管理人员、业务人员自己描述公司的管理需求、管理逻辑,商业智慧来自企业本身,然后通过3D打印生成软件系统,而非生搬硬套其他公司的管理经验。
    软件开发是一个技术活,管理、业务人员参与程度不深,更谈不上定义“管理需求、管理逻辑”;而Yigo则将软件生产机械化,将软件定义的权利交给用户,企业可以从管理、业务、生态链合作伙伴角度考虑其IT系统。
    沈国康1992年创业成立博科。在1998年以前,博科与用友、金碟一样,做的产品财务软件。1998年后,企业信息由财务信息向管理信息化升级,中国管理软件企业面临国外软件企业,比如SAP的竞争,用友、金蝶选择了走SAP的道路。
    博科则走了另外一条道路,因为他认识到“硬软件”模式无法适应企业快速变革,必须提供“可生长软件”在中国市场才有前途。所谓可生长,即软件能够跟上企业变化的步伐,低成本甚至零成本重构。
    可生长软件是Yigo平台的前身。1998年至2002年,沈国康走了一些弯路,花了不少钱,但产品没有落地;直到2002年,沈国康将团队方向瞄准“无代码开发”,2006年发布第一版,2012年发布了七个版本,最初用于物流行业,现在则用于整个企业管理。迄今为止,Yigo平台的研发费用总计达3亿元。
    新的软件革命
    整个2012年,管理软件行业堪称惨淡。
    用友2012年营收为42.2亿元,同比增长率仅2.7%。净利润为3.4亿元,同比下降35.2%。而今年第一季度,用友亏损6361万元。
    金蝶的表现更为糟糕,2012年,金蝶公司实现营收20.2亿元,同比下降12.7%。净利润亏损1.4亿元,利润下降超过200%。
    软件行业需要新的玩法。除了博科外,也有陷于困境的用友、金蝶。
    金蝶董事局主席徐少春提出了向“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、社交网络”转型,比如推出云端ERP产品cloud v1.0,成立互联网事业群,推出企业社交产品云之家、友商网,发展在线Saas的会计服务,面向快递行业推出快递100。
    用友则面向小企业推出旺铺助手,加大汽车、金融、烟草、审计、房地产等行业的投入,推进“新成长计划”。但这些作法并不见效。因为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移动互联网、社交网络改变了客户对软件产品的需求,但软件生产方式却落后于用户需求。1998年的沈国康没有看到今天技术环境的变化,但“快速、柔性、灵活”的管理软件无疑符合今天的技术环境,这对博科是意外收获。
    很多机构都在“零代码”编程方面进行过尝试。1982年,日本通产省计划10年内投资8亿美元,并联合富士通、NEC、东芝、松下、夏普等八家巨头共同参与,希望完成“人类无需为其编程,只需要口述命令,由计算机自动推理完成任务”的系统。10年后,这一计划破产。
    2004年,比尔·盖茨表示,将投资68亿美元研发“图示化”编程工具,实现软件开发的无代码时代,微软至今未提出无代码开发的技术框架及标准。
    谷歌则于2009年发布开源编程语言Go语言,目的是在不损失应用程序性能的情况下降低代码的复杂性。谷歌首席软件工程师罗布派克说:“我们之所以开发Go,是因为过去10多年间软件开发的难度令人沮丧。”
    而倪光南认为,Yigo平台“将零代码编程的梦想变成了现实,让中国软件业首次走到了西方巨头前面,将引起软件行业的革命”。

版权所有   博科资讯 1991-2017 沪ICP备05008428号